有一种感动叫“乐从龙舟”

发布时间:2019-01-04 09:02 来源:珠江商报

2018年8月,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第18届亚洲运动会龙舟赛上,代表国家队出征的乐从罗浮宫龙舟队勇夺男子22人龙舟200米直道赛金牌,创造了中国男子龙舟队参加亚洲运动会历史最好成绩,取得金牌零的突破。图/乐从宣办

  

有一种骄傲叫“乐从龙舟”。

有一种感动叫“乐从龙舟”。

世界龙舟看中国,中国龙舟看佛山。佛山龙舟看咱们的王者之师——顺德乐从罗浮宫龙舟队。

自从2011年9月顺德乐从龙舟队顺利组建,正式迈向职业化和规范化发展之路的8年来,乐从罗浮宫龙舟队奋楫争先、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囊括了含金量十足的300多个单项及总分第一名,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2018年8月25至27日,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第18届亚洲运动会龙舟赛上,代表国家队出征的乐从罗浮宫龙舟队勇夺男子22人龙舟200米直道赛金牌、500米直道赛银牌和1000米直道赛第四名的好成绩,创造了中国男子龙舟队参加亚洲运动会历史最好成绩,取得金牌零的突破。

乐从罗浮宫龙舟队将一叶载满乡愁的传统龙舟,演绎成一曲焕发出青春荣光的现代竞技之歌。

可荣誉功勋的背后,鲜为人知的是队员们付出的艰辛、血汗,以及男子汉不轻弹的眼泪。别说每天至少完成五六公里的跑步任务,别说每个新手要用钢筋水泥特制而成、重达700斤的“石艇”船训练,更别说一人划一条300多斤的船、一口气划几百米……

为备战亚运龙舟赛,2018年的春节到8月23日,乐从罗浮宫龙舟队辗转多地进行全封闭集训,连春节都不能回家和亲人团聚。队员们为了心中的梦想,压抑思乡的情结,不畏冬日的严寒,默默坚持,刻苦训练。其间,龙舟队发生了几个可歌可泣的故事。近日,记者来到龙舟俱乐部乐从训练基地,走近这些队员,倾听他们的故事。

  

鼓手周桂超:

未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金牌慰藉在天之灵

鼓手,是龙舟的“灵魂”,只有德高望重的人才能胜任。

周桂超是乐从罗浮宫龙舟队的“龙总”,唯一的老队长及总指挥,负责赛事的运筹帷幄,责任重大。

就在集训之前,周桂超就知道爸爸生病了。“当时医生对我说,爸爸的生命周期大约在三个月之间。”周桂超为此还曾经一度想过放弃参加亚运会,守候在爸爸身边尽孝。

但是,周桂超是全队唯一的鼓手,比赛不能没有他。“这个比赛关系到国家的荣誉,整个俱乐部,我的位置是没人可以代替的。”

强忍心中的痛苦,周桂超只能在每天训练结束后,抽空打电话询问老父病情,并千叮万嘱弟弟和媳妇代为悉心照料。

鼓声阵阵,催人奋进的同时,也藏着几丝深深的内疚。亚运会夺金回来,父亲却已离他而去,周桂超未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我和爸爸的感情从小到大都很好,获得这个金奖,我第一个感谢的是我的爸爸。我这十几年来所获得的金牌,也是我内心里送给天上的爸爸最好的礼物,用以慰藉父亲在天之灵。”周桂超抹着眼泪说。

  

队员杜赚:

比赛中肠痉挛仍坚持

一上岸便倒地不起

年轻队员杜赚,一位人称拼命三郎的小伙儿。在高温酷热的赛场,每一场他都是以主力队员参赛,每一场都鼓足干劲,拼尽全力,为中国男子队夺金摘银立下汗马功劳。

当时,亚运会赛场上举行的是龙舟赛1000米直道决赛。旁边几大竞争对手虎视眈眈,比赛气氛浓重而激烈。在最后冲刺阶段,由于用力过度,杜赚突然感到腹部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

“我感觉头晕脑涨,”杜赚回忆说,“当时的下意识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停,向前冲。”

冲线之后,杜赚一上岸便倒地不起,晕厥了过去。队友们立刻扶着他送往医院,经过检查才知道他得了严重肠痉挛。

“在医院醒来之后,我才知道得了这个病,”杜赚笑着对记者说,“我还问队友,我晕倒在草地上的样子是不是很丑、有没有形象。”

  

队员苏伯品:

春节集训妻子产子

未能陪在身边

苏伯品是佛山人,第二次参加亚运会。2018年的春节初七那天,他妻子生下了一个宝贝儿子。尽管家近在咫尺,但他却不能回家。

“我们封闭集训期间是不能离开队伍的,”苏伯品说,“很遗憾、很内疚在老婆临产、生产的时候不能陪伴在她身边,很心痛老婆。”

宝贝儿子降临的喜讯传来之时,苏伯品正在训练中。此时,他振臂举桨,向着家的方向送去默默的祝福和由衷的歉意。

训练之余,苏伯品总是拿出手机,和队友们分享妻子和两个小孩的相片。当时,他的大儿子还不足两岁。在儿子最需要父亲陪伴照看、妻子最需要丈夫支持协助之际,为了不辱使命、专心训练,从年初春节到126天的封闭训练再到印尼赛场,苏伯品把对妻儿的思念之情转化为刻苦训练的强大动力。

“我经常出来集训,没空回家。我的这块亚运金牌就是送给我儿子、送给我老婆的,谢谢他们。”苏伯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眼含泪水。

 

(来源:珠江商报 记者:黄祖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