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从旅港乡亲心系家乡 共谋家乡公益事业

发布时间:2019-01-07 10:16 来源:珠江商报

2017年9月15日,香港乐从同乡会向广州医科大学附属顺德医院捐赠一辆体检车,陈光鉴(左)向该院党委书记、副院长陈永韶捐赠“钥匙”。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很多老一辈的乐从人都选择背井离乡外出谋生计。祖籍乐从沙滘西村的陈光鉴就是在1947年家乡崩基围后,随乡亲们一起辗转逃荒到香港。那一年,他刚刚20岁。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之后,当年的毛头小伙回到熟悉的家乡,身份变成了香港光裕塑料厂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光鉴说,在外打拼,心里始终牵念着哺育他成长的家乡。从此,他竭尽所能出钱、出力帮助家乡改善生活和生产条件。修路、建房、建公园、修庙宇、购置生产设备……四十年来,陈光鉴不但自己捐了一千多万元善款,还邀请黎时煖、梁中力、何良、刘胜昭、岑汝森、马永深等港澳乡亲一起为家乡的公益事业出力,以一颗赤诚的游子之心报效故乡的哺育之情。

  

心系家乡

利于家乡的事一定尽力做

“我觉得他人很好、很有善心,我搬过来这条街住,他让侄子给了一间屋我住,我住他的屋有十年八年了,没收我一分钱租金。”

“这条街是他修的,最早的河涌、石级都是他搞的,这间祠堂也捐资了几十万来修,很有心,很热爱街坊,做那么多好事,我们也向他学习。”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很帮助人,很讲义气,我们这条街有一、两个寡妇无人照顾,他回来给钱照顾她们,他很低调,做了好事都不会说的。”

走在沙滘西村,陈光鉴的旧街坊陈旺金、陈秀容、陈广暖如是评价他。说起陈光鉴,西村没有人不认识的,乡亲们对他的为人处事无不竖起大拇指:“鉴哥呀,我们家乡的‘香港代表’,好人来的。”老一辈的通常直接喊他“鉴哥”,辈份低的则喜欢称其为“鉴叔”。

侠义、豪爽、有求必应是乡亲们对陈光鉴的印象,“香港代表”也就成了他的另一个称呼。

陈光鉴,1927年出生在顺德乐从沙滘西村,小时候家贫,又遇上战乱,日子过得很艰难,什么累活重活都干过。日本侵华、大旱、洪灾,这一连串的打击,村民无以为生,四处逃荒。陈光鉴无奈之下,只得跑到香港寻求生路,那时他20岁。没想到这一走,就是30多年。

上世纪80年代初再次回到家乡之后,目睹百废待兴的农村生活,了解到乡亲们的实际困难和需要,陈光鉴想着如何为家乡多做点事。他对父老乡亲提议先修路,然后再起屋,方便更多在外的乡亲回乡探访。而到了晚上,他看到乡亲们每家每户只能用昏暗的煤油灯,便主动提出为村里购置变压器,架设电线,改善电力设施,让乡亲们都能用上电。当时的西村成为沙滘四个村中第一个用上电的村。

为了改善乡亲们的生产运输条件,鉴叔还为每一个农户赠送一只农用艇。“西便街的农地在那边,我们要扒艇才能过去,农户哪有钱买艇啊,我回来就每人捐一只艇。农户是最困难的,风、水、雪、虫,都会碰上,生活很艰苦。”陈光鉴回忆当年的情景说。

就这样,几十年来,鉴叔不辞劳苦地奔忙于香港与乐从两地,不遗余力地支持家乡的经济建设和公益事业,先后捐赠的物质和建设项目包括农用艇、汽车、影剧院音响、教学设备、村路、幼儿园、乐从医院(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顺德医院)、大罗小学、振华中学、沙滘中学、球场、西村公园、“姑婆屋”、宗族祠堂、天后庙、大仙庙、内河涌的整治,以及老人基金、教育基金等。粗略算下来,陈光鉴捐出的善款达一千多万元。

“实际上,在经济方面我的能力有限,但只要是有利于家乡的事,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做。”鉴叔说。

  

凝聚乡情

共谋家乡公益事业

在乐从及沙滘西村四十年来的变化中,渗透着陈光鉴的心血与汗水。

除了自己出钱出力,鉴叔深知,要尽快改变家乡落后的面貌,单靠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有心的他就主动联系更多有经济实力、乡亲中的善长仁翁,向他们介绍家乡的发展和变化,对他们说这些都是公益利民、造福家乡和子孙后代的大好事,希望他们能够一起为家乡公益事业出一份力。

黎时煖、梁中力、何良、刘胜昭、岑汝森、马永深等港澳乡亲都被他的真情所感动,大家先后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考察,并为家乡各方面建设慷慨解囊。特别是乐从医院一个项目,就是几千万的工程,港澳乡亲们“众人拾柴火焰高”,建起了这家现代化的医院。鉴叔还帮忙医院购置进口的医疗设备和物资等,忙前忙后,出心出钱出力。

这批慈善家中,后来很多都为家乡乐从赞助了公益项目,如沙滘中学、乐从儿童公园、大罗小学、振华中学、黎时煖松柏大学、镇教育基金、黎时煖慈善基金等。

一向低调的鉴叔对于所做的事情从来都不提。当别人问他要不要将他的名字刻在芳名录上或其他捐赠项目的石牌上,他总是摇头。他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这些都是小事,微不足道。”他唯一肯欣然接受的就是家乡人民政府授予他的“顺德市荣誉市民”称号。

历经风吹雨打的岁月,不知不觉间,鉴叔已90多岁了,但他风采依然,看着一步步富裕起来的家乡和乡亲,从心里发出快乐的笑声。现在,他依然经常往返香港、乐从两地,说年龄不是问题,跨境的距离更不是问题,因为早和家乡血脉相连,相熟相知。哪个乡亲婚姻嫁娶,家乡有什么喜庆大事,要扒龙船,要起大屋,一个电话,他一抬脚就从香港回来,依然如故对着新老乡亲们说,“需要帮手的找我。”

最难忘却的是故乡人,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经常回家的陈光鉴,为的就是故乡的味儿和乡亲们一声声的鉴哥、鉴叔。

 

(来源:珠江商报 记者:黄祖兵)